精選分類 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銀河 > 都市現言 > 快穿之掌家女主隻種田 > 【1364】災後(4000)

快穿之掌家女主隻種田 【1364】災後(4000)

作者:雲沐晴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6-22 22:19:30 來源:繁體閲讀 NO.15

洪水退了最怕的就是瘟疫,尤其這個年代不注重衛生。

萬幸的是這次水災之前各級領導都很重視,也通知到位,將老百姓和生產隊的損失已經降至最低。

他們生產隊除了農作物泡在水裡,農具、家禽、牲畜全都轉移出去了。

隻不過房子經這一泡,大面積的垮塌了,都是泥土房子,洪水退了之後,淤泥多的清理不完,到處都散發出難聞的氣味兒。

看著滿目瘡痍的家園,黑的認不出來的父子仨,媽媽終究還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她憋屈了太久,也壓抑夠了,如今父子仨來接他們回家,看著昔日的家園,她到底還是繃不住,哭了。

丁薇踩著吧嗒吧嗒的泥坑,看著被黃泥糊滿牆的家——

床、傢俱、鍋碗瓢盆啥都在黃水裡浸泡過了,臟兮兮的不說,關鍵還不知道能不能用了。

冬天的棉被和衣服被爸媽堆放到了房梁的閣樓上,又用塑料布包裹一圈,看起來是沒啥事兒,具體什麼樣兒,打開看看才知道。

院子裡的東西被厚厚的泥巴所覆蓋,整個就是災難現場,散發著濃濃的黴味兒。

丁薇摸了摸鼻子,有些無助的看向自己的父母。

“爸媽,這要怎麼下手啊?是不是還要撒點生石灰消毒啊!”

爸媽還沒反應過來,大哥詫異的回頭看她一眼:“你還知道用生石灰消毒?”

“這有啥的嘛,我們在南坡住的時候,牆角旮旯不都撒的白色的粉子,我問了他們,他們說這可以消毒,還有草木灰也可以,咱也不知道啥是消毒,聽說消毒之後人就不容易生病了,是這樣嗎哥?”

丁建國朝父母點頭:“是這樣沒錯,不過草木灰有點困難,柴火都泡了,點不著,咱們做飯都是個問題,生石灰遇水之後能產生大量的熱,可以殺死水災之後的一切殘留病菌,媽,咱家的鍋碗瓢盆用開水煮著消殺就可以。”

哥哥到底是他們當中文化程度最高的,加上在堤壩上駐守這些日子,也學到了不少的注意事項。

洪水裡什麼臟東西都有,泥土、垃圾、動物腐爛的屍體以及許多看不見摸不著的病菌,稍不注意,都有可能感染。

有一位戰士就是被生鏽的鐵絲劃破了手臂,沒有及時消毒,更沒有打破傷風的針,結果人就沒了。

一想到那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戰士就這麼死了,丁建國心裡非常難受,也正因為這次搶險救災,讓丁建國心裡對這些當兵的心生敬佩之心,他甚至不止一次的對丁振龍說。

“爸,等我初中畢業,我就去當兵吧?”

高中已經停課,他今年十四歲,初中畢業十七八歲,正是當兵的好時候。

可是,不管在什麼時候,當兵都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首先是名額問題,其次是體檢,最後還要經過政審,隻有這三方面全部合格,才能光榮的穿上軍裝,戴上大紅花,坐上軍綠色的大卡車前往遙遠的軍區。

當丁建國再次提起當兵的事兒時,媽媽先是一愣,然後看向自己的丈夫:“你答應他了?”

爸爸目光深遠的抬頭看了眼路邊的那棵大槐樹,砸吧了下嘴,歎息一聲。

“那些孩子們不容易啊,年紀輕輕就犧牲了,兒子在這次搶險過程中,看了很多,也做了很多,他有自己的想法,我們當父母的,無權乾涉,由著他去吧!”

“可是,這太危險了,我不同意,”

正因為有犧牲,媽媽害怕,害怕失去兒子,紅著眼睛搖頭拒絕。

“媽,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嗎?他們是為了保護我們才犧牲的,我是男子漢,真正的男子漢,又怎麼能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份安全感?媽,我要參軍,不管您答不答應,到時候我都會報名的。”

丁建國說完,並不打算等待母親迴應什麼,轉身拿著鐵鍁開始清理院子裡的淤泥,老二丁建設見狀,上前安撫母親。

“媽,我哥的命,其實是一位小戰士給救回來的,可是那位戰士,卻被管湧吸走了,到現在還沒找到,媽,我哥心裡難受,這是一命換一命啊!”

丁建設說這話的時候,彷彿想到了那天的情形,眼睛一下子就憋紅落淚了,趙青青瞪大眼睛看著他們父子倆。

“怎麼回事?你們把話說清楚!”

爸爸歎息一聲,顯然不想回憶,丁建設被媽媽盯得有些頭皮發麻,隻能硬著頭皮將事情原委說清楚。

原來,是大哥發現了管湧,找來了三名戰士,但明顯管湧口子太大,他們讓大哥去叫人,等叫人回來幫忙時,不小心滑了一下,旁邊的小戰士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卻被慣性甩到了河裡,當時正在堵的管湧口子一下子把他吸了進去,他們甚至沒來得及反應,人就消失在了渾濁的河水中。

“大哥當時都嚇傻了,好幾天不吃不喝,要不是我們倆強行灌水灌吃的,他怕是要自責死了。”

丁薇這才明白哪裡不對勁,大哥自打見了他們,就沒露出過笑容,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原來,他承受著這樣巨大的壓力。

媽媽聲音一下子顫.抖起來,“那位戰士,真的沒有找回來?”

爸爸眼睛酸澀,聲音哽咽:“怕是要等到堤外的水徹底退下去,能從淤泥裡,找到那孩子吧?”

媽媽的眼淚一下就止不住了:“可以找得到那戰士的家人嗎?他救了我的兒子,我們該報答他的。”

爸爸搖頭,“部隊不說,我們問了,人家就是不說,還說這是他們應該做的,換做任何一位戰士,都會這麼做的,所以老大想當兵了,我覺得也應該去,你,”

“我答應,我答應他,就是把咱兒子都送去當兵,我也願意,”

媽媽哭了,這次洪災,她見慣了太多人性自私的一面,卻感受不到堤壩上這些最可愛的人英勇無畏的奉獻精神,如今聽丈夫和兒子這麼一說,她還有什麼理由反對?

大哥從屋裡出來,聽到這話,這才發自內心的笑了,還朝父母保證。

“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聽說初中畢業參軍的話,起點會高一些,爸媽,你們放心,兒子不會給你們丟人的!”

就這樣,白天他們去村子裡清理淤泥,晚上就住到學校,學校地方大,是首先清理乾淨的地方,村子裡的人都住在那裡,也在那裡吃食堂。

大隊部先允許各家各戶清理自己家裡,等家裡清理的差不多了,再清理村子裡。

而田地現在還都泡在水裡面,等洪水徹底退下去,也不知道猴年馬月了,他們現在吃的用的,好多都是從其他地方調用過來的物資儲備。

不過每天隻有兩頓飯,吃的還是半飽。

丁薇自打洪災以來就沒吃飽過,可人人都如此,她也不可能給自己搞特殊,再加上誰都比他們小孩子更辛苦,就是餓點兒而已,有什麼可矯情的?

不過這饑餓的滋味是真不好受,因為饑餓,她成宿成宿的睡不著,蚊子多的可怕,她甚至擔心這蚊子會不會給她傳染上什麼疾病。

可是人吃的水還需要從别的地方運過來,洗澡那是不可能的,她現在已經無法直視自己身上的味道了。

全村集體大掃除的時候,她卻被安排帶妹妹,揹著妹妹的她隻能站在院子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兒。

也幸虧這年代沒有電線,就連家裡唯一值錢的自行車,也被爸爸架到了閣樓上。

當家裡家外的淤泥清理乾淨後,爸爸媽媽又去大隊部領回來了生石灰,將家裡角角落落都清理了一遍。

鍋碗瓢盆全部用滾燙的開水進行反覆的蒸煮消毒。

大部分的好衣服都塞在了閣樓上,泡在水裡面的早就不知道被洪水衝到哪兒去了。

爸媽一邊將閣樓上的東西往下面放,一邊嘮叨著接下來要添置什麼東西,還抱怨老天不長眼,讓他們損失這麼大。

也幸好天徹底晴了之後太陽好,可以讓他們天天晾曬東西,雖然屋子裡還是黴氣的很,但至少他們能從學校轉移到自己的房子裡住了。

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在屋子裡熏艾草,撒生石灰,個别潮濕的地方,還需要用柴火烘乾。

爸爸和倆哥哥老早就加入到清理村子淤泥的隊伍裡去,每天早出晚歸,一點也不比在堤壩上乾活輕巧。

媽媽帶著婦女們也著力於村子的消殺工作。

丁薇和小哥一起在家帶小妹,如今已經有十個月大的妹妹,身體很硬紮了,扶著她的手的話,還能站起來,放到床上就會爬,身體倍棒,也就中間剛去南坡不適應拉了幾天的肚子,好了之後抵抗力一直不錯。

要不說農村的孩子結實呢,經曆了這麼大的事兒,她一聽說拉肚子嚇壞了,生怕是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萬幸的是老妹兒挺過來了,不過還會因為經常不能及時餵食,而餓的哇哇大哭。

媽媽隻要把她抱在懷裡,就滿臉的愧疚。

“幸好沒有給你斷奶,要不然你這些日子可怎麼堅持的下來?”

他們大人可以跟著集體一起吃,那這些吃奶的孩子呢,想吃軟糯可口的輔食?可能嗎?

即使有蒸土豆,也得緊著别人,她這個婦女主任要是搶在前面,會被人戳脊梁骨的。

所以有時候這種權利也是一種束縛,壓.在肩頭的困頓。

井水被汙染,水質一直都很渾濁,他們吃水,都是村裡的人集體去沒有受災的村子裡拉。

等堤外的水徹底退下去後,河堤就被人給擋住了,不用說也知道堤外有多可怕。

連哥哥這麼大的孩子都給趕了回來,媽媽就更别說了,爸爸不讓她去,端看爸爸每次回來的樣子,也知道堤外的情況有多糟糕,他甚至不止一次的說。

“死的人可比報上去的多多了,真是洪水無情啊,也幸虧咱們撤的早,要不然,我都不敢去想那後果。”

這一季他們肯定是種不成了,隻想看看國慶節之後,能不能種上冬小麥。

少一季的糧食,最直觀的影響就是每天兩頓飯也一直持續下去,而且吃的喝的用的全都是最低標準。

萬幸他們家還有一個吃商品糧的,那得從嘴裡面省糧食拿回家給最小的倆閨女吃,補。

可丁薇和丁香,還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瘦了下來,臉上身上都沒幾兩肉,心疼壞了爸媽和兄弟們。

但眼下的情況又不止他們一家如此,村裡麪人人都是這樣,好歹丁振龍還是商品糧,每個月有二十四斤的糧票供應著,這村子裡的口糧,那也是在食物充足的情況下認真照發的。

如今糧食少了一季的收穫,每天兩頓飯都是好的,要是這洪水不儘快退下,就這太陽的烘乾速度,怕是等都國慶之後,冬小麥也種不下去。

因為洪水的關係,學校也延遲開學了,因為即使開學了,學生們也沒糧食吃,現在全國各地到處都在缺糧,整個夏天,發生洪災的省市不計其數,這樣一來,糧食就造成了減產,全國範圍內的糧荒就這麼悄無聲息的來了。

在丁薇看來,這陣仗比起前些年的饑荒還是小巫見大巫,那種饑餓感,是她為了演好電影生生餓出來的感覺,正因為切身體會到了饑餓的難受勁兒,一對比,現在這情況,還真算不得什麼。

至少,他們一天還能喝兩頓糊塗。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拉肚子的人挺多的,一定還是衛生條件不好,農村人直接喝井水的毛病怎麼都改不了,他們家剛開始也那麼喝,最後生生的被她這個愛喝熱水的丫頭給糾正了過來,誰喝生水她就跟誰急,直說不乾淨,說她在水裡面看到這麼長這麼長的一條蟲子,囑咐他們喝水要喝開水。

而華國人喜歡喝開水,也是在建國之後逐漸顯露出來的,最初也是為了防止病蟲害,沒想到反而傳承了幾十年,成為了華夏兒女出門在外的習慣和刻在基因裡的顯著特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