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銀河 > 仙俠玄幻 > 拜師九叔:末代天師! > 第372章 詭異九幽

“完全不是一類?”

千鶴道長愣了一下。

“師兄,那會不會是因為九幽一共有九個,他們進入的是不同的九幽之地?所謂九幽,乃是根據空間方位來命名。

倘若進入的是不同方位的九幽之地,那麼,或許景象也就是不一樣?”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千鶴師弟的猜想,當年師兄我也曾有過。但,詭異就詭異在這地仙手劄之中,有一些是記載的同一座九幽之地。

甚至……

有兩位地仙,是一同遊曆九幽,可記載的九幽,依舊是完全不同。”

九叔搖了搖頭,道出了一個詭異資訊。

頓時。

許多神霄道士,包括其母道長、千鶴道長等,都是皺眉不語。他們的資質,倘若是在茅山之上,是有資格踏入仙流的。

但是。

終究是因為二十年前之事,並未來得及踏入,所以,雖然他們也是神霄派弟子,出身名門,但是,許多隱秘的確是並不知曉。

一些道門地仙手劄,也是沒有資格去看。

然而……

此刻師兄講出,他們也是感到了有些不對勁。

無他。

同時進入一座九幽之地,可描述完全不同,這明顯就是詭異,換做旁人,或許以為是弄虛作假,故意弄個噱頭。

可是他們,自然不會如此淺薄。

道門地仙雖多,克也不是誰的手劄,都有資格留下的,必然是有些名氣,手底下很硬的那種,曾名動一時,手劄才可能被收藏。

人仙也是如此。

種種。

這地仙手劄,其實可信度是很高的,而且,地仙之上還有神仙,就算是胡編亂造,難道不怕神仙揭穿?

不被神仙見喜?

因此。

地仙手劄之流,一般都是照實描述。但也因為這樣,才是詭異,踏入同一處所在,所見卻截然不同……

“九幽之地,果然是詭異啊!”

四目道長歎息一聲。

“這自然是極度詭異的了!”

九叔點了點頭。

“師祖現在的實力,你們也都是清楚,可即便這樣,他老人家提及九幽,居然也都有一絲忌憚之意。

由此……

可想而知了!

隻怕這九幽,比我們想象之中,還要詭譎可怕!”

“對了,阿嶽,這老妖的過去……你千萬不要觀!否則,萬一觸動了九幽,隻怕不妙。”

九叔叮囑道。

“師父放心,弟子省得!”

張嶽連道。

“……”

神霄道士們,深以為然。

師祖雷九重,那是何等級别?三大掌教級數!這等存在按道理來說,都足以在人世間橫著走了,橫行霸道,完全無礙。

可對九幽,居然也是忌憚。

這明顯不對勁!

而且。

那老妖何等強橫,九大元神組成的殺陣,的確是異常強大,連師兄都要慎重對待,甚至於,要不是老妖元神急於求成,施展了那最後一式九幽詭術。

結果自取滅亡……

那麼,他們最終能否成功的將這老妖徹底斬殺,隻怕都還是一個懸念。畢竟,這種延壽幾百年的老不死,精通道、妖、魔三脈絕學,保命手段必然是不缺的。

說不定。

就有詭異之術,可短尾求生。

如此。

自然是不可小覷!

甚至於……

兩敗俱傷,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

就是這詭異的九幽詭術,居然讓原本還十分強橫的老妖元神,全都枯萎湮滅,徹底消散世間,這一幕,簡直詭異到了極致。

人世間道、妖、魔三脈,都有秘術,為禁忌法術。

但是。

這些禁忌之術,施展有一些反噬不假,可詭譎之處遠遠不及九幽詭術,居然等於是將老妖元神騙的平白祭祀了什麼存在一般。

想想就讓人膽寒。

九幽……

真的不簡單啊!

“兒啊兒啊!”

一聲驢叫,打斷了眾人沉思。卻正是中了蓄畜之術的麻麻地,有些氣急敗壞的跳腳,似乎在罵著眾人不講義氣。

“師兄,這蓄畜之術,十分偏門,但大概有個時限。有道是變廢為寶,師兄,你看我們跋山涉水,還有各種法器等。

不如……有勞師兄……”

千鶴道長不懷好意的說道。

但還沒等他一句話說完,麻麻地就已經跳腳起來,直接人立而起,兩隻驢蹄子瘋狂刨擊千鶴道長的臉了。

一人一驢,打得不亦樂乎。

“好了,别鬨了。”

九叔喝了一聲,隨手掐訣,一道光芒打在了麻麻地所化驢子身上,頓時,麻麻地就地翻滾,又是恢複了本來樣貌。

“千鶴,老子跟你拚了!”

恢複原身,麻麻地也不善罷甘休,直接擼袖子就要乾架。

“做什麼!”

九叔一瞪眼。

“自己不成器,還好意思怪别人?這麼多師弟,怎麼一箇中招的都沒有,就你自己上當了?一點警戒心都沒有,我看你這是一把年紀修到豬身上去了。

蠢得要死!

也就是這次阿強阿豪沒跟著來,不然的話,我看你以後怎麼好意思做人家師父。哼,你就偷著樂吧,這老妖我還能對付。

真要是遇到了棘手的,可不見得護得住你,到時候,你麻麻地,堂堂神霄二師兄,怕就要被端上餐桌了。”

“哼……”

麻麻地自知理虧,冷哼一聲。

别的師兄弟他還真不怕,唯獨怕自己這個林九,這貨是真的蔫壞啊!把石堅整的半死不活不說,這麼多師兄弟,幾個沒被他坑過?

關鍵這貨命好,收了個徒弟,居然是祖師級奇才,現在戰鬥力爆表,别說自己這一代了,就算是師父那一代,除了師父之外,隻怕各位師叔都隻有被放翻的份兒。

真和狗師弟起了衝突,這傢夥肯定放阿嶽,堂堂師伯架不住師侄一劃拉,簡直丟人丟到家了。他麻麻地,也是要臉的。

“阿嶽。”

九叔看了一眼張嶽。

“師父,弟子在。”

張嶽連道。

“走,和為師去一趟後廚,唉!道門同氣連枝,這些本來打算參加南海市集的同道,遭了老妖毒手,已然是十分不幸了,他們倘若有遺物留下,還是劃分出來,等南海市集結束之後,設法送他們遺物回各自仙山,設一座衣冠塚吧……”

九叔歎息一聲。

“是,師父。”

張嶽點頭。

立即。

張嶽、四目道長等,都是跟著九叔前往後廚。道門同氣連枝,遭遇妖魔慘死的那些同道……的確是不應該如此結局,至少,也要落葉歸根。

“唉……”

到了後廚。

九叔、四目道長等,都是歎息了一聲,卻見這後廚,還有幾隻宰割尚未完全的牛羊,不必多說,都是遭了算計的道門同道。

畢竟。

那等老妖,可不會閒的慌,真的在這裡進貨開店。

“阿嶽……”

九叔看向了張嶽。

“是,師父!”

張嶽立即開啟了【天眼通】,觀這許多牛羊等的過去,細緻到每一塊肉。

與此。

也是筆墨作畫,將所見遇害的道門同道,給畫了出來。作為一個符師,作畫手段,完全不必多說,一個丹青妙手是跑不了的。因此,能百分百還原所見同道。

“這是……嶗山派的趙道士!?可惜了,他的道法,還是很厲害的,遠在我之上。”

麻麻地一臉驚訝的道。

“……”

四目道長、千鶴道長等雖然也是有些傷感,但總覺得怪怪的。這二師兄也太沒數了,他們這些師兄弟,哪個好像都配得上這句話。

畢竟。

道門老一輩,都是築基標配。麻麻地這貨,之前也就是個築基境初期的半瓶水,出門碰上哪個同道,道法遠在他之上的概率,都是不小。

“這好像是青城山的雲崖道長,已然觸摸到人仙門檻的存在,可惜了!實在是可惜了啊!他的一手飛劍之術,當年可是斬妖除魔,掃蕩一地的!”

“這位好像是……”

“這好像是閣皂山的玄方道長啊!”

“沒錯,的確是玄方,唉,當年這傢夥也是有希望踏入人仙境的,可惜啊!一次斬妖除魔之中,受了重傷,從此無法寸進。

不曾想,竟然死在了這裡。”

“可惜,實在是可惜啊!”

“……”

“這一位是誰?好像有些眼熟啊!”

“唉,這是咱們茅山清微派的一鶴師兄,修道六十年,早就不在山上了,與我等幾乎沒有什麼交集,不曾想,再見面竟然是以這種形式。”

“一鶴師兄?是了,我想起來了,這一鶴師兄,已然是臻至了人仙境門檻,實力很是不弱,可惜臻至此境太晚了。

已然到了他體力巔峰的末期,此後開始走下坡路,根本就無法突破境界了。之後,好像是下了茅山,遊曆人間,想要尋找機緣再做突破。

看來,始終是未能成功啊!可惜,實在是可惜了。”

不少神霄派的道士,都是議論紛紛,惋惜不已。也有不少,倍感慶幸。還好,林九師兄收了個好弟子,要請他們這些師兄弟助拳,保駕護航。

不然的話。

大家一盤散沙,各自上路,說不定,路過這裡,也是玩完!

一時間。

五味雜陳。

過了許久。

張嶽才是將後者一切遺物追溯到了諸多的遇害者原身。這其中,因為神霄派交際廣闊的緣故,大部分也都是認識。

所以。

但凡是認識的,遺物都被標記了苦主名字、門派,準備事後送還。而那些被變成了畜生的牛羊肉,因為已然死亡,是無法解術了。

所以。

索性一把火分類燒成了灰,分别裝在了一個個罈子裡,也是準備事後送還。這……也算是保全修道人的最後一點體面了。

至於少數不知道修道人跟腳的遺物,也被分門别類,和張嶽畫出的畫像放在一起,打算等到南海市集,再打聽一二了。

大家同道一場,總是要儘心儘力的。

至於做法……

就大可不必了。

因為……這老妖狠毒,已然是將諸多修道人的元神吞噬了,哪裡還有來生?連一絲殘魂都不剩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1